中国水利部    陕西水利厅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主办:陕西省渭河生态区管理局   日期:
  当前位置:首页媒体关注

陕西日报:渭河两岸是家乡系列报道(11)— 西安阔步向“长安”

来源: 本报记者 齐小英 陆晟     发布时间:2020-10-15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西安城,跨越历史三千年。城中每一块沉默数千年的青石板,也许就倾听过周武王的东进号角;倾听过赳赳大秦“与子同袍”的家国情怀;倾听过汉家儿郎出征边塞前的震耳呐喊;倾听过“五陵年少”打马而过,优雅雍容的嗒嗒马蹄;倾听过叛军劫掠,山河残破的黎民号哭;倾听过人们谈论“全球硬科技之都”的宏伟蓝图。
      青石板的记忆从历史的长河中一路走来。
      西安城,见证了盛世王朝的大国威仪,也见证了中华文明迈向世界文明制高点的高光时刻,曾经的断壁残垣也引起后人的喟叹。西安城经历了沧桑变迁,也经历了繁华与落寞。
浩浩荡荡千年,渭河依然守护着她的平原。遥望长安,展望西安,历史与现代勾勒出崭新的面容,它正以跨越的姿态跃然于这片土地,前进在迈向国际化大都市的征途上。
         
                                                                    鲜衣怒马越千年
      一说起西安,人们想到的,便是长安,是十三朝古都,是汉家的明月和盛唐的风。数千年来,渭河在长安城边流过,聆听古城的脉搏律动。
      8月25日,汉长安城遗址,碎石铺成的甬道,正是当年大汉天子走过的道路,庞大的城市排水管道,勾勒出汉长安城的点点记忆。
      “天子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汉长安城,营建于名相萧何之手。他的豪言掷地有声,一座座气势磅礴的宫殿随之拔地而起。长乐宫、未央宫彰显着汉家天子的威仪。在汉惠帝刘盈时期,汉长安城已初具规模,除主要宫殿外,还包含武库、太仓、东市、西市等。
      在西安城西的沣河与潏河之间,昆明池碧波荡漾。昆明池边,一座巨型枣红金边木船颇为夺目,船头立一尊铜质鎏金汉武帝雕像。他手握天子剑,挺立船头,身后便是铮铮铁骨、雄姿英发的大汉水军群雕。船底喷射出阵阵水雾,呈现出浩浩汤汤之水势,与广阔的昆明湖面交相辉映。
      雄才大略的汉武帝似乎并不满足于汉长安城的规模,他在位期间,除了开凿昆明池训练水师外,又新修建了桂宫、明光宫、建章宫、甘泉宫等宫殿,并且扩建了上林苑。至此,汉长安城的建设达到了顶峰。
据汉代大文学家班固《西都赋》中的描述:长安城内,庐舍多达千座,道路纵横交错;亭台楼阁鳞次栉比,空中阁道连通着万间宫阙,结构精巧,上凌云烟……
      长安繁华如斯,可惜终究敌不过王莽篡汉的战火。
      渭河悠悠,流淌千年,她见证了汉室的倾颓,也见证了大唐的勃兴。汉长安城的荣光渐行渐远,唐长安城续写了长安城市史上辉煌的一幕。
      今天,永宁门、钟楼,形成了西安城的中轴线。而雄伟壮观的永宁门,正是西安沿用最久的城门,它经历过唐长安城的繁盛,也倾听过唐代长安城的晨钟暮鼓。
      时空,在永宁门交错。当年,“咚!咚!咚!”城门的守卫者擂响承天门晓鼓,宫城、皇城、外郭城和各坊市的门一齐开启,长安城开始了新的一天。
      长安居民从睡梦中醒来,苏醒了的长安城车马喧天,达官显宦们忙不迭地前往宫城早朝,街边的小贩张罗着早餐。馎饦、胡麻粥、蒸饼等早点的香气弥散在长安城的108个里坊间。
      走在长安的街市上,远处的大明宫颇为壮观。街上,时不时有一队装备精良的金吾卫士在治安巡逻。若是再多走几个坊,兴许还能碰上远道而来的波斯人、粟特人、日本人……唐长安城,是当之无愧的国际化大都市。
      在大唐西市之中,国际化体现得更为明显。
      正午,大唐西市鼓声连连,长安城进入了一天之中最为活跃的时段。夹杂着各国口音的吆喝声在西市此起彼伏,牵着骆驼的胡商们带来了稀奇的宝贝,龟兹的葡萄美酒,于阗的羊脂美玉,渤海国的海东青……充满异域风情的商品琳琅满目,更有胡旋舞、百戏演出,让人应接不暇。
      大唐皇帝的生活,也是带着市井味的。唐玄宗李隆基在勤政楼设宴,命人表演鱼龙百戏,引来众多百姓围观,人声鼎沸。不多时,勤政楼上走出一位名叫许合子的歌女,她撩发舞袖,歌声柔婉。台下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沉醉在轻歌曼舞里,所有人都沉醉在大唐的盛世图景里。
      盛唐的长安城,繁华绚烂得像一场梦。一场破碎于渔阳鼙鼓的梦。

                                                                落寞孤寂长安道
      在渭河的滋养下,长安,可以是盛世明珠,也可以是乱世膏腴,引来野心家们的争夺厮杀。
      包括周秦汉隋唐,长安历经十三个朝代。长安,曾在动荡的岁月里,成为野心家角逐的战场,但是繁华逝去,却传奇如故。
      西汉末年,新朝王莽,篡夺汉室江山,却落得身死;东汉末年,权臣董卓胁迫年幼的汉帝迁都长安,自己却落得身首异处;经过八王之乱的西晋,洛阳残破,迁都长安,以求苟延残喘,却依然被匈奴的铁蹄践踏……汉晋风云方才尘埃落定,南北朝的百余年纷争又拉开大幕。
      西晋长安城被攻破后,匈奴人刘渊建立的前赵政权迁都于此,不到20年,被羯族人石勒所灭;待到氐族人苻坚一统北方,定都长安,建立前秦,统一天下的大梦因为淝水之战的风声鹤唳化为泡影;羌族人姚苌背叛并斩杀苻坚,在残破的长安城建立后秦,却挡不住南方东晋北伐的兵锋;北魏击退东晋,定都洛阳,一心汉化,却分裂成东魏西魏相互攻伐,长安成了西魏的心脏;20多年后,西魏权臣宇文觉政变建立北周,定都长安;相同的故事不断上演,北周权臣杨坚政变,建立隋朝……
      连年的战火,将长安城旧日的繁华焚烧殆尽。但废墟上,是长安城的新生。
      公元581年,隋文帝杨坚兴建大兴城,这是唐长安城的前身。纵然战乱不断,长安依旧坚强地站立在历史舞台的中心。数百年的煎熬过后,等待长安城的是大唐的盛世荣光。
可大唐,不仅有万国来朝的尊荣,也有山河破碎的凄凉。
      有唐一代,长安六陷,天子九迁。
      渔阳鼙鼓,是唐长安城陨落的开始。公元756年,潼关,唐将哥舒翰在痛哭中接下唐玄宗的圣旨,迎战安史叛军。唐军大败,长安失陷。
      从那以后,吐蕃人攻破过长安城;泾原兵变的叛军洗劫过长安城;节度使李克用、李茂贞先后占领过长安城;最后,权臣朱温的一把大火,燃尽了唐朝289年的国祚,也毁灭了长安的希望。
渭河,见证了朱温的暴行。公元904年正月,军阀朱温强迫唐昭宗迁都洛阳,他命令长安全城军民,毁坏长安宫室、官邸及百姓住房,拆卸木材,并将木材顺着渭水、沿着黄河漂到下游。从此,长安城成为一片废墟。长安的建都史,也在这里终结。
      秋风瘦马,长安落日。
      唐朝灭亡后,进入五代十国,长安周边却仍然战乱不断。北宋时,宋人由于用兵西北,以致长安一带长期动荡;南宋时,长安一带又成了宋人与金人、蒙古人争战的前线……长安赖以立都的基础条件被不断破坏和毁灭。
      而其中,渭河平原原始森林的破坏、水资源的锐减、自然气候的剧变、漕运的断裂等因素尤为致命。失去了环境,长安再也承载不了巨量的人口,黯然衰落。
      夕阳洒在西安明城墙的东南城角之上,为高大的城墙增添了一份厚重与沧桑。
      今日壮观宏伟的西安明城墙,曾经历过长安“都城之梦”的幻灭。朱元璋曾经也想过定都长安,派出长子朱标前来考察。但这很快随着朱标的病亡而被搁置,长安也被更名为西安。待到明朝中后期,世界范围内,海洋文明渐渐兴起,深居内陆的西安再回“长安”的愿望又变得那样遥远……

                                                               而今迈步向“长安”
      走过繁华,走过千年,难忘古都长安的辉煌壮丽。
      长安,这个回荡了几千年的名字,其实从未远去。许多人在回望长安的过去时,不禁叹息,为何不把“西安”改回“长安”?但对于现在的西安人来说,努力的方向并不是改名称,而是要让西安从一个内陆腹地走向开放前沿,重塑盛世长安的崭新形象。
      千年的都城史,给西安留下的太多太多。根脉里那开放的气度、繁荣的文化都化作了互联互通、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精神力量,在蓬勃生机的新时代,西安敞开大门,笑迎各方来宾;曾经繁华的盛景、厚重的底蕴,都化作了探索未来、厚积薄发、开拓进取的发展动力,紧抓高质量发展的新机遇,西安百业俱兴,发展活力迸发……
      今天的西安,铭记着过去,开拓着未来。
      人们在这片乐土上诗意地栖居。丰庆公园里,白天芳草茵茵,翠竹绿意盎然,令人心旷神怡,夜晚灯光斑斓,湖中心的喷泉传来哗哗流水声,一片温馨。西安用行动把城市放在大自然中,把绿水青山保留给城市居民。众多西安市民,正徜徉在春花秋月、夏蝉冬雪的诗意里,享受着公共生态空间与城市建筑无缝融合的城市居住美学。
      繁华千年,西安的文化吸引着八方来客。“在西安,我找到了‘诗和远方’。书博会让我更加体会到西安这座城市的历史文化底蕴,也让我更加了解陕西的文化。”四川游客李琳说。《长恨歌》《梦长安》《驼铃传奇》等主题演艺广受好评,曲江“不倒翁”女孩燃爆全网,“打卡西安”成为旅游热点。2019年,西安接待海内外游客总数突破3亿人次,旅游业总收入3146亿元。
      西安,依旧是那样开放。悠久的岁月里,6400多公里的丝绸之路,从长安出发,贯穿亚洲、欧洲,引领着古代陆上商业贸易路线。2000多年后,长安号的“呼啸之旅”让千年丝路焕发出新的风采。
      龙庭古都发新芽,硬核科技正出发。在新时代,西安有了一张新名片——“全球硬科技之都”。铂力特、西部超导、瑞联新材料、中天引控……西安培育出一批科创板、主板硬科技上市企业,还吸引了科大讯飞、寒武纪、商汤科技、紫光展锐等一批省外知名硬科技企业先后落户西安。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上,西安不断迈出更大步伐。
      大唐不夜城那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融入摩天大楼的霓虹灯光里,在飞速发展的现代城市之中,点染出一抹古韵。“有一座城市它让人难以割舍,有一种怀念它叫作曾经来过。”一首《西安人的歌》传遍西安大街小巷,唱出了人们对这座城市无限的热爱。
      走进三秦大地,走进古老而又新生的西安,用心感受它的脉搏,聆听它的呼吸,就能真切感受到它对蝶变的渴望、对重生的呐喊和奋进的脚步。
Insert title here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 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备案编号:陕ICP备19016449号      网站标识码:6100000039      公安机关备案号:61010202000160
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编:710004      电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