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刘站长的一天

省桃曲坡水库管理局干部下基层驻站日记

0
来源: 省桃曲坡水库管理局 李建邦     发布时间:2020-01-13 11:01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这是一个特别干旱的冬天,已经40余天没见一丝降雨,说是一个纯粹的暖冬毫不为过,然而缺雨缺雪不缺风。2019年12月17日同样是个晴天,可懒洋洋的阳光无力地洒在大地上,却没有一丝温暖,寒风吹在人们的脸上依旧是寒冷刺骨,行人们裹着厚厚的棉衣,围上围巾、戴上帽子,御寒保暖。渭北旱塬上的麦苗已经耷拉着头,干渴难耐,桃曲坡水库灌区所有灌溉站都在加大马力昼夜不停地开展抗旱灌溉。

      对地处铜川市新区的下高埝管理站来说,灌溉一直是站长刘玉良头疼的事。虽然早在一个月前就深入灌区农户向群众说明苗情、旱情与水情,但由于灌区处于城市开发区周边,群众种粮积极性不高,灌溉只浇救命水、不浇增产水,往往是实在旱的不行了,群众才三五成群找到站上要水抗旱,往往在这时,桃曲坡水库也没有可留给灌溉的水量了(由于桃曲坡水库是铜川市的主要水源地,始终要留有一定的水量用来保证城市居民生活及工业供水),于是干群矛盾就来了。刘站长不得不一边耐心地做群众思想工作,一边向管理局申请要一点儿小流量。

      2020年冬灌已进入到了第14天,今年,下高埝管理站的灌区群众工作做得异常扎实,先从下游远离城市区域率先开灌,力求以点带线、以线带面,做好灌区的新一年度冬灌工作。0.2m3/s起步,每天引水1.6万m3,灌溉农田近1500亩,截至目前,灌溉还算顺利,刘站长喜在心中。总算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2020年,为灌区群众同步够格进入小康社会做一点自己应有的贡献。刘站长统筹安排管理站仅有的8名职工,开展巡查、收费、测算田间灌溉定额,工作可谓是有条不紊。

      是日,我按照管理局干部下基层的工作安排,来到下高埝管理站,干部下基层要求与基层一线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我也就早早来到站上,想真正体会一下站上同志的工作。在来之前,我就给自己做了约定,今天只看不说,重在体验。八点半不到,刘站长正要带领职工出门,原来是准备去渠道巡查,我随即跟上。下高埝管理站还担负着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输水出境。近年来,由于缺水已成为灌区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制约,管理局为了充分发挥有限水源的最大效能,改变传统的利用河道输水灌溉的模式,修建了南干渠与岔口枢纽连通工程实行灌区高干渠与低干渠联通输水,以减少水量损失。高干渠、南干渠是桃曲坡水库向富平县灌区、三原县灌区、耀州区灌区输水的主通道,其中高干渠设计流量5.5 m3/s,流经下高埝管理站辖区长度为7.49km,有建筑物18座,包括桥梁7座,节制闸3座,量水堰2座,倒虹2座,涵洞1座,隧洞2座,退水1处。南干渠全部在下高埝辖区,长度为7.6公里,设计流量为5m3/s,有建筑物37座,其中桥梁11座、量水堰2座,跌水18座,闸房1座,节制闸3座。南北高差高达70余米。自2010来从高干渠渠系输水以来,平均每年向富平灌区输水3600余万m3,每年运行三月有余。

      在桃曲坡管理局,大家都知道渠道维权和安全输水是下高埝管理站两项重要工作,也是两个难啃的硬骨头。到底有多难,我们一起去体验一下吧。

      源源不断的桃曲坡水库水源在穿入高干渠寺沟倒虹之前就来到了下高埝管理站地界,干渠穿越铜川新区城市而过,水流随渠道在道路、楼宇、居民小区内蜿蜒穿行,时而湍急,时而静谧,形成了铜川新区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但就在水流静静流淌的背后,却危机四伏、隐患频发。近年来,随着铜川新区城市化不断扩张和建设速度的日益加快,城市人口与日俱增,每逢盛夏灌溉行水期间,临水纳凉、取水洗刷甚至下水游泳者屡禁不绝,加之临渠多是农户的生产道路、开发商的施工便道,一不小心,自行车、摩托车甚至三轮车冲入水渠的有之,意外落水者有之,甚至溺水现象也偶有发生,安全巡查就是悬在刘站长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常常让他夜不成眠。冬灌形势略有好转,但今冬天气尚好,工程施工迎来了大好时机,沿渠的建设单位都在加紧施工进度,机械的轰鸣声沿着高干、南干渠段此起彼伏。几个重点工程在赶进度的同时,漠视渠道保护范围,随意侵占渠道的情况让下高埝管理站防不胜防,刘站长与施工企业几乎到了“捉迷藏”的地步。

      一进入南干渠上段,刘站长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渠堤上堆着的建筑垃圾已经给施工单位说了多少次,就是不清理。现在的渠道管护真是难呀!”

      我正要问这是谁家施工堆下的,刘站长一看表:“已经8:50啦,咱赶紧向下走,昨天我和铜川体育专修学院筹建处已经约好,今天早晨处理该项目用地和渠道相邻段的界址范围”。我想了想提前给自己的约定,就没再多问,跟着刘站长继续南下。一路上,刘站长向我介绍:“其实,这个项目跟前期的武警基地、学府城小区侵权都是一个性质,都是由于政府无视渠道保护范围,为了增加财政收入,把渠道范围卖给了临渠建设单位,这些单位都出了地款,又使用不了地,心里也觉得冤,充满怨气。”

      刚到南干渠任家庄段,我就看到了站上职工和几名临时聘用人员正在同对方施工人员交涉,原来为了防止对方占用渠道范围,站上七点半就安排人员到现场看管。正如站上所料,对方也想趁站上无人时,先行施工,把“生米做成熟饭”,以便在谈判中争取主动,他们也提早来到了工地准备施工,但被站上人员阻止住了。刘站长拿起电话直接打给对方项目经理,施工方项目经理也是很快来到了现场,刘站长向对方出示了渠道范围的法律文书,但对方也拿出了新区管委会给他们的用地批复,双方各各执一词,各说各的理,争执不下。这时,刘站长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的证是1990年取得的,你的批复是2013年,我的证在先,在我的证没有被废止之前,你的批复肯定有问题”,听到这句话后对方不像开始时那样理直气壮了。对方也是听说了我局就学府城建设侵占渠道保护范围与铜川市政府打官司的几经反复的事,提出“先让我们把围墙按照土地部门批复的位置砌了,如果你们胜诉,我们立即退回到你们说的位置”,刘站长斩钉截铁地说道“那不可能”。双方互不相让、你来我往,反复讨价还价,最终对方同意在请示上级和土地部门后再做决定。至此,该项目同渠道的界址纠纷问题就暂时告一段落。

      “下一个点是铜川市博物馆工地,离得不远,我们走吧。”没几步,就到了学府城小区东门,刘站长又向我聊起了学府城小区侵占渠道范围诉讼一案。“这起官司是确立我局渠道《林权证》的有效性和用地合法性的关键,也是印证政府侵占渠道范围的直接证据,如果我局胜诉,新区建设侵占渠道范围的问题将迎刃而解。这起诉讼案件已持续了三年多,几上几下,反反复复,先后经历了铜川市中院、西安市中院、渭南市中院、省政府复议、省高院等环节。目前,已到省高院审理,等待省高院的最终裁决。”

      "这就是博物馆工地”,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正阳路十字。一片蓝色的建筑围挡横在了眼前,现场监管渠道范围的几名同志迎了上来。

      “这是我站近期监管的重点,由于博物馆项目是3P项目,项目建设单位又是博物馆的主管上级单位——市文化和旅游局,管理层次多,博物馆对施工企业约束力有限,现场侵权行为不断,我站从10月份开始就进入现场,开展前期监管工作,职工现场轮换值班,防止侵权事件发生。在对方中断履行监管协议且强行对渠道箱涵口开挖后,事态迅速升级,为了管控好现场,防止对方突击施工,按照管理局要求,我们加大了对现场的监管力度,昼夜派人现场监控,随时应对突发事件。为此,我们取消了节假日,全站全力以赴加强现场管控。站上还专门雇佣四人,从12月6日起,由一名职工带领,一天两班,每班两人,从每天6:00——22:00不间断地站在侵权现场,坚决维护水利工程权益”。看到现场正常,刘站长又对值班人员做了一番安排,强调了安全和巡查重点。

      由于维权站点多,刘站长不得不将每名职工布置在不同的现场,手下的几名职工也不得不慢慢“硬棒”了起来。

      我们乘着刘站长的私家车沿鸿基路向前行驶,刚走到郭家村,刘站长就停下了车。“难道这儿还有事?”在我迟疑间,刘玉良已经下了车,拿出手机对着一处旧房子开始拍照。“这里原来是南干渠的一处段房,现在政府正在对这一块进行拆迁,我们还要同政府协商这一块地如何处置,现在先拍些照片留作证据,否则等拆完后就什么也说不清了”。

      “这下我们去南工业园那边。”拍完照,刘站长带领我很快到了南干渠迁线段。映入眼帘的是一段高标准的渠道,渠道的范围全部被蓝白相间的围网隔离,渠道两边也已全部绿化,隔一段就布设个小景观,渠道的一侧是巡查专用道路,跨渠的桥梁两侧全是花岗岩围栏。“太漂亮啦,看着都舒服。”“这就是我们今后渠道建设的标准和方向,”刘站长一直紧锁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了一些,“这一段渠道已经实现了远程监控,通过手机软件可以随时随地看到渠道的实时运行状况。科技发展真是太快了,我们一定要加大新科技在现代化灌区建设中的应用。”我和刘站长边走边聊,刚到渠道转弯处,几条扭七裂八的通信电缆横在了头顶,一下破坏了周边的景观。没等我问,刘站长就开了腔:“渠道改线后,沿渠布设的通信光缆也全部改到了渠外侧,尽管线杆都在渠外,但由于此处是转弯点,线拉直后就从空中进到了围网内。协调难度很大呀,这几根线缆涉及联通公司、移动公司、电信公司和铁塔公司四家,开始对方说线在空中,空中不属于我们的范围。在我们的再三交涉下,又说是临时线路,等西环线修好后就立即迁走。我们的意见是线缆影响了渠道整体形象,必须迁走,下来再做工作。”

      我们继续向下游巡查,车子边走边停,我们查看了横五路箱涵、吉富电缆厂管涵,这两处由于渠道中间有立墙和管壁最容易堵塞,今天还好,只有一点点柴草,站上的同志用他们的清理渠道行水期间杂物的小发明——软绳三齿钩已经清理干净了。

      穿过长虹南路就进入了南干渠末端,这段巡查线路全是土路,属于挖方高边坡,坑洼不平,由于近期没有降雨,车一走过,尘土飞扬,骑车巡查的同志更不容易。眼看就要到南干渠的末端啦,但210过道上川流不息的车流让我们足足等了有五分多钟才得以通过。“210国道车流量太大了,安全隐患也不小,必须耐心等待才能通过,我们平时都是要求职工把交通工具停在公路西侧,步行穿过公路到达最后一个检查点”。
一穿过210国道,就看见联通闸房周边贴满了“下有输水隧洞 严禁载重车辆通行”的宣传语。经了解,近期有群众在闸房东侧建了一个石子转运场,而进入石子转运场必须从输水隧道顶部穿过,输水隧洞仅能满足一般生产车辆通行,大型载重车辆通过随时可以压塌隧洞。而输水隧洞是我局向富平灌区输水的咽喉段,一旦出现问题,影响灌溉工作事小,将直接威胁下游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所以必须确保万无一失。近期下高埝管理站正在配合配水站处理此事,尽管对方已承诺不再进来大车,但还是一点都不敢马虎,每次巡查渠道必须查看此点。

      不知不觉中,已接近十二点啦。“咱们今天早晨就到这,下午去中广核铜川槐林电站,谈东支渠损毁赔偿的事。”

      下午两点,我们准时出发,很快到了槐林电站,同对方管理人员一见面,就直奔主题,开始谈补偿协议的条款。经过反复地协商,双方对中广核公司补偿我局工程修复款23.9万元达成了一致,但对渠道保护范围及中广核发电设施占用渠道范围、我局后期修复渠道进入发电厂区管理仍存在异议,双方又商定到现场进行测量后再做决定。经过现场一个多小时的勘测,对方同意我方提出的意见,表示尽快上报公司总部,圆满解决问题。

       一次简单的巡查,处理了六起维权事件,看来下高埝管理站的工作确实不一般。“今天这几件事还是比较简单的,处理起来也算顺利。在维权中,有些事跑了多次连侵权方的人都逮不住,特别是周边村组,态度蛮横不讲理,一说二骂三恐吓,职工常常受到威胁,即就是这样大家也是毫不畏惧,守土有责,寸步不让,坚决维护我局合法权益。”刘站长轻描淡写地给我道来,但脸上的无奈与紧锁的双眉告诉我,维权其实没那么简单。

      据了解,在近几年的维权过程中,下高埝管理站全站已经在刘站长的带领下形成了一只维权的铁拳。在耀州区步寿大道维权中,女职工张亚宁一个箭步登上了装载机的履带,逼停了对方。武警基地维权,全站职工在数九寒天的露天地儿一住就是三十多天,侵权者甚至派人砸碎了现场值守使用车辆的玻璃,但他们毫不退缩,最终迫使问题得以协商解决。”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我和刘站长一道带着疲惫的身躯准备返回,结束我一天的驻站生活。突然,刘玉良迈过头征求我的意见:“过这边来了,天成园还拖欠站上一笔水费,我们过去催缴一下吧?”我微微一笑,跟随刘站长驱车到了天成园,园内除了一个值班人员之外,一切都留在残阳之中,一通电话之后,刘站长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Tags:

    审核:王辛石     责任编辑:陈燕     编辑: 刘艳芹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9016449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