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风吹长安

0
来源: 省水文局 杨永平     发布时间:2019-07-10 10:07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我是在猴年马月(2016年6月6日)来到西安的。

      带着进洞房的兴奋,我来到了这个有着一城文化半城神仙的地方。

       西安最早叫做长安,有长治久安之意。这里有唐僧读书的经堂大雁塔,有几经风波开裂了又复合,复合了又开裂的,但仍然屹立不倒的小雁塔。还有香积寺,香积寺的崇灵塔和小雁塔非常相似,都是没有了塔顶,如果不看周围的参照物,你是很难区分小雁塔和崇灵塔的。长安南边终南山主脊上有沉醉不知归路的原始森林和冰晶石海。除了这些,还有广仁寺、兴善寺、木塔寺等,有湘子庙、万寿八仙宫等,有渭水素波、终南积雪、晨钟暮鼓、碑林风华、明代城墙等,很多地方自然名胜很多,但原版已是凤毛麟角,有文献的难寻踪迹,但西安城比比皆是。

      西安有比商州更多好吃的,有羊肉泡馍、兰州拉面、四川老板火锅,有海底捞等,我曾经在海底捞吃过大盘子,那里服务员扯面的样子不像是在拉面,倒像是耍杂技、跳绳子、玩过家家;西安有比村里叫小芳的姑娘的辫子还要长的男人,据说那种人叫“艺术家”;西安还有很多瘦弱且厉害的女子,把像603那样庞然大物的公交车,开的如入无人之境,像推碾子一样在人群中转圈圈;西安有国际机场,小时候在坡上放牛割草的时候,站在山顶上追着看飞机,在西安太白立交这里,动不动天上就飞来一架,而且飞的很低,看得很清楚,有人说,飞机像“鸟”,但实际上飞机非常像在丹江游来游去的“丹鱼”。

      在西安有些东西是不能望文生义的。比如肉夹馍,其实是馍家肉;比如老婆饼,饼里面根本没有老婆;比如甜水井,我因为好奇还专门跑到哪里品尝了,味道并没有放了白糖那样的甘冽。我想想我们商州也有类似的叫法,比如洋芋河,让人想象中河里的的洋芋估计捞也捞不完,但是实际上站在南秦河畔,河里一个芋头都捞不到。其实很多东西的名字有时有反面意思的,比如抽烟很呛人,但却谓之“香烟”;喝酒把人辣的吐舌头,但却谓之“美酒”;中药把人苦的呲牙咧嘴的,但却谓之“良药”。

      有水的地方就有了灵气。西安城周围有渭、灞、沪、沣、滈、沮、泾、曲八水绕流,十三帝王之所以能在此择地筑城,就是因为有水,且有丰富之“八水”。传说西安城有龙脉,西头向北,饮渭河之水,尾至凤栖原而朝南,吸天地之灵气,从秦岭里冲出。据说城中有和大海相通连的海眼,为了长治久安,便在城中修建了一座金碧辉煌的钟楼,钟楼镇压了海龙,保持了大长安的风水。

      我曾经步行走街串巷地游走过大西安。西安城里面的城池河湖,现在看来是一种景观,但从水文的角度上看,其实应该都是给、排水的设施。汛期城市内涝的时候,城里城外的湖泊、护城河地下管网、地上明渠互相连通,都是用来调蓄排洪的。水文是专门研究水的分布、运动和变化规律,以及水与环境相互作用的学科,古人老早就在深谙水文规律,趋利避害,“水性就下”、“因势利导”,所以才能在大西安繁衍生息。 

      来到西安,我一直在熟悉这座城市。比其那些一辈子都在水文站工作的同行们,我算是幸运的。我很庆幸我此生还能来西安工作。我来自农村,农村的艰难困苦我十分深刻,多少人都向往来到大城市,我曾经也非常渴望。这突然就来到西安了,对于我是多么的兴奋和激动。人到中年,其实只需养好身体,干好工作,等待退休就成了,到哪里都行。但对于娃们来说,从小能在西安生活、学习,这对于一个几代都是农民家庭的农民娃,那可是一种翻天覆地的改变,对于祖宗八辈都应该算是一种发展。我希望我的孩子能从大西安接受文化熏陶,能从这座城市里培育一种健康的人格、坚韧的意志、平稳刚强的品质来。

      听说在西安上学得像山里人击鼓传花一样游戏摇号,要碰运气;要上好一点的小学,得到庙里烧香拜佛。我理解并接受这种方式,作为小老百姓,我们就如同沧海之一粒,或者说像一片漂浮在洪浪中的树叶,大潮要走向哪里,我们无法阻挡,只能随波逐流。但我们还是要努力,还要拼搏,还要主观地改变一些我们有足够能力能改变的东西,要给娃创造一些好的条件,让娃好好念书,只要他能念到那个程度。

      我来这几年,西安的房价像河道里涨水一样,猴子爬杆一飞冲天。买一套房子,得把一生的血本掏出来不算,还要那后半辈子去贷款。西安最近又在限购,估计过阵子房价还会大幅度上涨。我知道,要让房价降下来,那就好比让太阳从西边出来那样的艰难。

      作为一个老百姓,我对不能居有属于自己的狗窝而惭愧。说我有本事其实我有球地个本事。每月的工资要养活一大家子,剩余的部分无法支撑我能去胆大妄为痴心妄想买房子,但我还是痴人做梦,再过十年,或者再过二十年我一定能买得起房子。我要用时间换区空间,我期待房价能降下来,期待一家人都能来大西安居住。我渴望这一天的来临。毕竟时间在变,社会在变,从朝廷到民间都在往好里变,天下大势由不得你不往好里想。

      山里人,喝口凉水浑身就有了力气。工作上我从来不怕,再苦再累我都能扛。一位科学家说过,不公平才是世界发展的动力,不公平才是世界真理。我只希望有空闲的时间,好好看看书,业余的时候学学工程,真正掌握工程造价、项目管理、项目施工和项目监理。

      有时候我在想,我年轻的时候在水文站,除过汛期涨水,我就整天看书睡觉。一天有24小时,我曾经睡过20小时。但是现在,四十多了、临到老了还要来大西安拼命。我常常有感于人生行路之难,先秦时代有一个叫杨朱的人,面对人生歧路重重,歧路之中还有歧路,人很容易迷失,于是放声大哭。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也曾蹉跎歧路,大哭而返。人生多歧路,这是人的宿命。其实在太多的时候,保持低配意识,知足知止该多好啊,一箪食、一瓢羹,也就满足了。原来只想着要来西安,没有想到来了西安之后,房子问题,娃的上学问题,一股脑的问题接踵而至。

      我曾经看见过从老家山上的崖石缝里长出过好几颗松树,我觉得我有时不如那几颗松树。我不知道、也没法想象那些松树是怎样生活的。树一下子就把根扎在石缝里了,而我,难道在西安就扎不下根了吗?我坚信圣经里的一句话:如果你向神求助,说明你相信神的能力;如果神没有帮助你,说明神相信你的能力。

      国家有“两个一百年”战略,我也有"两个六十年"打算,我要为退休之后再就业做战略规划,我要为实现在西安有一套房子而努力。我很喜欢作诗写文章,干文秘工作也能对付,但是如果长期在文山会海的材料堆里“突围”,我苦学的工程专业知识就会废掉,我考的那些个资格证就名实不符了。普通人还是要做些实际的事情,做些能混饭吃的技术工作。希望以后能在业务部门工作,希望能把水文技术掌握的淋漓尽致。作为朝廷官员,社会要求他们提高政治站位;但作为小老百姓,普通人的人生站位仍然需要一个高度。

      古人说,一日看尽长安花,我看了三年多,每次看都不一样,每次看都看不完,每次看都像是没有看过一样,每次看都有不一样的刺激。西安太博大精深了,因为古往今来多少人精在这里生存过,所以他们的存在,将这座城市塑造的更富有灵气了。

      我站在护城河岸,看着600多年的城墙,看着这个城市的夜景,多美的城市啊!她的光鲜琉璃,总给人一种诱惑、一种希望、一种契机和一种向往......






 

Tags:

    审核:王辛石     责任编辑:     编辑: 刘艳芹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9016449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