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过年居家记

0
来源: 常崇信     发布时间:2020-02-21 17:02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一、和武汉有了联系
 
  2020年1月17日,腊月二十三,祭灶,小年。
当今的城市人,对祭灶这个节日几乎忘却了。
 我是从农村来的城里人,我知道祭灶是要做灶干粮的。妻子是城里人,她没这样的讲究。我说,祭灶要有仪式感。早晨九点钟,妻子便去了市场,买回了几个白吉馍,说,就当是给灶爷上天言好事的盘缠吧。家中没有灶王爷的神龛,厨壁上贴了一幅灶王爷的小画章,给白吉馍夹上几块熟肉,献着,这就算是敬灶王爷了。
腊月二十三,也是大多数人开始大扫除的日子。此时的大扫除,农村叫扫舍,据说是从尧舜时代的习俗,一直留了下来。扫舍,也就是一次彻底家居环境大扫除吧。家里物件上的尘埃得一件件擦拭,角角落落的卫生得一处处打扫,直到里里外外整洁一新,整个家敞亮明净,这过大年的一项准备才算完结。这十多年来,我们家的扫舍似乎都是在泛泛而过。岳父岳母卧病在床,不能自理的生活多需要我们照顾,每年腊月,家中扫舍扫得浮光掠影。今年,就把家舍好好扫一下吧。
我们扫舍扫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中午12点,我手机不住的响,我停下整理书柜收拾书房,拿起手机一看,是武汉长江出版社周总编的电话。就这样,从小年开始,我就和武汉有了联系。
我的拙作散文集《品读江河》搭乘中国水利文艺丛书出版付印了。周总编在电话里问我变更了收书地址,让我马上告知她。周总编肯定是忘了,我一个月前就给了她变更收书的地址了。书已经在路上了。大家便一通忙活,联系武汉的快递公司联系宝鸡的快递公司,几小时交涉下来,书就到宝鸡了。快递说,收货地址变了,今天可能就送不成了。我说,那也好,今天我刚好在扫舍,明天能行么?那就明天吧。
1月18日,腊月二十四。十点了,天还阴沉沉的雾霾很大。宝鸡得邦快递公司的小王把书送来了,我像庄稼汉看到了收成,抱了一包急急忙忙打开看。一看,却发现了有几本书的最后一篇少了几页,大概是工人粘接时漏了;再一点,给我的书数量也不够。我当时感觉就不好,觉得,今年为过年忙忙乱乱的,意外的事还多得很!
我就和武汉的周总编联系。我给周总编打电话。我说,周总编,书是收到了,可是有一部分有错码,而且数量也不够。周总编在电话里矫正了半天,最后决定说:这些书调换补齐春节前看来是不行了,明天我们就要放假了,只能等待后上班了。我想,年后就年后吧,也就是一二十天的事么……
那两日,大家都在为过年做准备。年货节、农副产品展销会举办得此起彼伏,春节文化旅游活动的安排讯息不绝于耳,政府调拨储备肉限价出售限量购买群众排队购买是最热新闻不时上了头条……
那时,谁也没料想,那搞得我们乱了春节变了生活如临大敌全国各省都启动一级响应的新冠肺炎疫情,还只是在武汉一个很小的范围内甚至被小觑着……
 
二、老邱来宝鸡了
 
1月19日,腊月二十五,星期天。
堂兄老三的大孙子结婚,老三的儿子永锋早早就邀请了我,一大早,我们一大家就回了凤翔。
婚礼仪式在农村瓦蓝瓦蓝的广阔天底下举行。天高而蓝,阳光明媚,敞亮得让人心胸开阔。农村的新一代年轻人就是不同,婚车接来了新娘,到了村口,偏偏却要用架子车拉进家里,整个过程你追我赶,现代传统,幽默创新,新颖热烈,欢声笑语响彻村庄。至今,那场别致而又热烈的婚礼让我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幸亏老邱没去,老邱要是去的话,麻烦就大啦!
    老邱是大侄媳妇她爸。老邱一直在湖北黄石阳新看孙子,七日老邱领着一家人从阳新县回老家黄陂,十七日老邱从黄陂去武汉火车站坐的高铁,高铁是十七日上午十二点的,下午六点十分就到了宝鸡。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的写这个经过,只是想说,老邱是经汉来宝,但是,当疫情来了的时候,当大家都紧张起来以后,不管你是经汉来宝还是自汉来宝,到后来,你都只能呆在屋子里不出去了。老邱自然后来一直就呆在屋子里,哪怕他解释自己其实一直没在武汉身体好着哩也没用。
当时,我们力邀老邱一起去参加婚礼,目的是让他看看北方人的结婚仪式,看看先秦古都凤翔的风貌。老邱是湖北人,荆楚之地历史上是楚国楚人,不过,楚人也是从黄河流域迁徙到长江流域的炎黄子孙。西周时期,凤翔一带是楚人迁楚的出发地,让老邱去见证一番古老的西周秦国文化遗存,不也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吗。老邱却不愿意去。湖北人极讲礼数,他们的极讲礼数让我总有一种我们的周礼之乡反而“礼乐崩塌”的错觉。老邱不愿贸然前往,不过估计我们把车开到门下,拉他上去,老邱也不得不去吧。后来,一瞬间大家就没再坚持让老邱去,反过来事后诸葛亮般看,老邱没有去凤翔却是明智之举。如果去了,按后来对从疫区来人有接触者均要居家隔离十四天的规定,那一席棚里的人,不知要被“禁闭”多少?你想,老邱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也爱喝酒,又到了凤翔,那一个个古礼犹存的乡亲,过来推杯换盏的……想想都后怕,那真是麻烦大啦!
 
三、一起吃了个饭
 
老邱是湖北黄陂人,如今黄陂是武汉市的一个区,北距武汉约五十公里左右。老邱是南方人,却似北方人样高大英俊,一米八左右的个子,年过七旬看上去却六十多岁的样子。2019年是老邱这几年心情最畅快的一个年份。二胎政策实施后,老邱心想事成,抱上了孙子,还有外孙也考试上了一本大学。老邱自女儿从湖北远嫁陕西,二十年来这是第二次来看望女儿女婿和外孙,第一次在北方过年。老邱这次来其实也有他自己的打算,用老邱的话说,自己老了,以后怕就来不了了,人这一有年纪,就想开了心事。
老邱来之前给儿子和在龙岗中学任教的儿媳做了安排,他去上个十天半个月就回,回去后继续看孙子。老邱觉得,他这都是在享受天伦之乐。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年前时间也略显宽裕,我决定年前请老邱吃个饭,算是接风洗尘热烈欢迎。
1月20日,腊月二十六,已亥年农历腊月中最后一个节气——大寒。大寒那天除了早晨起来气温有些低,那天却又风和日丽。那天中午,我请老邱吃了饭。
    我首先想着选地方。吃陕菜臊子面,虽是宝鸡地方特色,但酸辣为主,湖北吃米,怕吃老邱不惯吧;吃鄂菜,宝鸡还真没有像样的门店;川菜麻辣……思来想去就中性一点吧,我决定去三迪生态园餐厅吃。生态餐厅环境好,也离孩子们上班的地方近,它既具生态理念又有人文情愫,也是合了新宝鸡古陈仓的精神风貌,刚好用来招待客人。我拿出自己藏了多年的茅台,席间大家推杯换盏,话旧谈心,饭吃得很融洽。
吃饭的时候,大家还策划好了老邱过年这几天在宝鸡的行程。第一是地理游。最近几天可以去秦岭看山水、吃豆腐宴,可以去嘉陵江源头中国地理分界线看看黄河、长江分水岭风光;正月初一去法门寺;再就是正月期间去西府老街、宝鸡老街了解宝鸡风情民俗和西府饮食文化,品尝秦地菜肴和面食,还有就是冬日去看关山草原的关陇风光……
饭吃得很好,大家都红光满面,老邱也意气风发,一切都如同宝鸡准备过大年一样,火红的春节气息扑面而来……
 
四、疫情悄然肆虐
 
似乎在悄默声中,武汉的疫情就肆虐了起来。我也才关心起了这场瘟疫的消息。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别的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率第二批专家团队对武汉疫情进行考察,1月20号得出新冠肺炎病毒人传人,从此拉响了防治战疫的警钟。
1月21日,武汉因疫情而封城。
武汉封城是一个信号,武汉告急,全国动员。宝鸡市派出三批医疗队支援武汉。
湖北武汉的疫情,惊动了正在准备过年的宝鸡人,政府发公告制发规定十多条,不准聚会居家防疫,顿时马路上的车少了,商场里的人少,饭店的食客少。公交车部分停运或减少开车密度。城市小区农村庄子也有了执勤守护的人和巡逻队。口罩买不到了,价格涨的离奇。消毒液断货了,酒精买不到。1月23日去渭工路华山大药房买慢病药,见售货员拿出几只口罩在角落处小声售卖,每只35元。
一月前在水晶饭店预订(1月29日)正月初五三桌亲戚聚餐的饭,订金500元,商家不愿退。几番理论最后达成买100元食材后可退剩余订金。正月初三在“喜客中国菜”预订两桌饭,500元订金不退。老板说:疫情过去后你们随时来吃就是了不作废。商家也有难处啊,食材都准备好了,有些菜也提前做好了,客人来不了,我们损失大啊!都是疫情惹的祸。
城里菜价疯涨,特别是叶菜价高的出奇。一斤菠菜4元.蒜苗5元.西红柿8元.豆角10元.韭菜8元.西葫芦6元.大蒜9元.有商家在网上搞配菜送达,十种左右的菜品,50元以上配送。老百姓生活的成本更高了。家属楼门卫老举看我们医观期间购物有困难,就自己家种的菜,种的小麦磨成面粉送到家门口。大姐阿莲把熟食送门卫,邻里情姐妹情温暖着我们。
市区城镇村庄的人都宅在家里,足不出户。出门口罩、眼镜、手套……过去不大用的东西,成了必备物品。不戴口罩的人被执勤的人拦住,不听劝告就被送到派出所劝戒。熟人相见大多不言语,点头就算打招呼了。飞沫传播是新冠肺炎的主要途径,大家不握手,见面不讲话,人与人之间拉开了距离。
2月11日官方公布去;确诊新冠肺炎全国42721例,疑似21675例,治愈4098例,死亡1017例。陕西确诊229例,其中治愈45例。宝鸡确诊13例,治愈7例。
2月15日全国确诊66580例,疑似8969例,治愈8388例,死亡1524例。
习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防控工作。要求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放在首位,打好防疫总体战和阻击战夺取全国防疫全胜。各省市县把防疫当做头等大事,就连社区每个居民都把它当做大事了。
 
五、我们居家观察了

 
1月26日,星期日,正月初二,小雨。
腊月,宝鸡气候总是阴阴的天,雾霾严重。气象部门预报,春节前后有一个降水过程,有些地方还有大雪,初二黑云压城,雪虽下了一会儿,鸡爪似的铺了薄薄一层。
1月20日中午,请邱兄在三迪生态园餐厅吃顿饭,按后来官方的说法;就是接触了从疫区来的人。按宝鸡市的规定就需要进行居家医学观察,看有没有新冠肺炎的表现。老邱来宝鸡前在湖北阳新县龙港镇居住。阳新县是黄石市的辖区,属长江中游南岸。老邱7日从龙岗回黄陂是一家人包了一辆车出行的,老邱回到儿子居住的盘龙城放下孙子孙女,离开儿子儿媳,自个就回来黄陂老家。老邱在黄陂老家住了几天,又来盘龙城,儿媳便叫了滴滴送他去了位于武昌的武汉火车站。那时武汉还是一派歌舞升平,据说市政府还发放了几十万张的春节期间免费旅游券,百步亭社区还举办了万家宴。那时,城照出,街市人流涌动。老邱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他们没有乘坐公共交通,避免了和病毒携带者的直接接触。老邱的儿媳妇送往老邱是坐地铁回去的,那时室内交通如常,一切都还在升平之中。后来,武汉划出了重点疫区,老邱反过来看,自己从来没有经过过。也是么,老邱只不过就是去了趟武昌的武汉火车站坐了趟高铁么。
老邱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也没有食用过野生动物,老邱本人身体尚可,我们和老邱接触,也就是吃了一餐饭而已,需要医学观察吗?反复思量,虽然老邱在阳新带孙子,当初疫情还刚刚发端,未有多少扩散,后来他包车返回盘龙城、坐滴滴去高铁站,都有效避免了接触公众,但是换乘、在武汉站换车,特别是武汉高铁乘客流量大,人员成分复杂,谁也不能确保没有接触病毒携带者啊。
随后的日子,侄子打来电话,告诉他们一切都好,过年期间就不走动拜年了,他们已经自觉隔离了起来。那时间,政府对从武汉来的人有了明确的自我居家观察的讯息。看到指挥部的公告,我便主动向防疫指挥部做了沟通,从1月20日至2月3日,我们为期14天居家医学观察便开始了。
1月26日,经二路街道办事处新渭路社区工作人员贾燕询问节日值班情况,要楼长安排。楼长在西安带孙子,让副楼长安排。副楼长是我妻子,我妻子说:市上有文件规定有武汉等疫区来人接触者要居家隔离,我们与武汉来的亲戚吃了顿饭,进行居家医学观察着哩。社区的小贾同志高兴地说:你们做的好,做的对,有这样自觉,我们社区的防疫工作一定能做好。你们就按规定时间坚持14天观察,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可解除医学观察。你们要每天按时测体温并上报社区,还要看是否有咳嗽等症状,有了及时报告。
对可疑的传染病患者和曾经与传染病人或疑似传染病人有密切接触的人,按传染病的最长潜伏期采取隔离措施,观察其健康状况,有否传染可能,以便进行早期诊断和救护,这就是医学观察。与我们共同吃饭的邱兄没有发烧咳嗽状况,身体健康。但他从疫区来,在武汉做了暂短的停留,也与我们接触了。实行医学观察是对我们的负责,我们坚决执行,我们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
我们的小区政府发了防疫抗疫的要求,门口有了人值守。“少串门,不聚会,不到人员密集场所。人们只要呆家里就是对政府的支持,国家的贡献,就是幸福。”“出门带口罩,回家勤洗手,开窗常通风。”“在家最安全,陪老少,不出外。”年就这样过着。社区小贾说:做好居家医观就是支持政府工作,也是一种幸福。平时过年你有那么长时间厮守在家吗?要买菜买面粉等,打个电话我们来办理。只要你们医疗观察过关了,我们就放心了;这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大支持。听小贾的一席话,心田涌上了一股热流。还是共产党好,人民政府好。这样的党和政府及工作人员,有这样的制度安排,新冠肺炎总体战和阻击战就一定能打胜。
新冠肺炎居家医学观察的任务主要是查体温报体温,观是否咳嗽。体温每日早晚各测报一次,咳嗽有情况及时报告。在那14天里,我们夫妻俩体温均在35.5~35.8度之间,无咳嗽症状,一起吃饭的其他人体温也在36.1~36.5度之间,也无咳嗽症状。大家一起平稳安全的度过了医学观察期。
这一段期间,我们生活极有规律:8:30分起床,早餐,早餐后学习或看电视,午餐,13时午休,14点后再学习或看电视到16点,17点吃下午饭,19点看新闻联播,22点后就寝。
医学观察期间的14天,我们宅在家中。2月4号观察解除后,我们继续在家学习,总共长达26天。后来,我们就做志愿者,每天2小时,协助做防疫工作。
宅家医观期间我们收获不少。秀秀晨练瑜伽,午练猫步,晚练唱歌,成了每日必修科目。我们把那些过去未看的经典影视剧几乎又看了一遍,《父母爱情》《朱德元帅》《彭德怀元帅》《刘伯承元帅》《东风》《风筝》《急诊科医生》《花儿与远方》等多部电视节目,。《中国国家地理》《远方的家》等节目也成了最爱。审看了宝鸡市2019年金秋学术论文,按规定和质量对80多篇论文分别提出了奖励等级。撰写了《不废江河万古流》等评论文章。在女儿的督促下,助力两个孙子高质量的完成了学校布置的寒假作业和新学期的课程预习……医学观察期间我们收获满满,我们甚至对宅家的日子充满了感激之情……
 
六、春意渐浓
 
2月15日,正月二十三,星期六,晴。这两天开始了寒潮天气,全国大多地区气温下降8-10度。关中地区气温-2—5度,宝鸡地区-4—5度,天气冷了起来,防疫值班都穿上了厚厚的防寒服。2月4日立春以来气温却降了不少,没有雾霾,空气能见度高,天是蓝格英英的,是入春以来最明媚的一天。
庚子年在历史上是不平凡的一年,民间曾有庚子大坎,庚子大难之说,近现代也是如此。
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进入屈辱的半殖民地社会。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北京圆明园被烧,慈禧太后逃出京城。
1960年,我国3年自然灾害开始,出现大饥荒。
2020年流行的新冠肺炎,从乙亥腊月开始庚子春肆虐,由湖北武汉发端,流行全国波及周边国家。宅家已近月,思考新冠肺炎疫情,给国家,经济,社会,百姓带来的创伤,给人们留下无尽的思考。
(一)病源来自何处。一些专家们认为,新冠病毒病状基本与SARS为共同祖先,其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也有研究者认为穿山甲有参与新冠病毒的潜力。更有专家认为病毒来源于海鲜市场的销售的野生动物。1月27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PCR检测,检出大量新鲜新型冠状病毒。新冠病毒到底来自哪里,目前尚无定论。找出它的出处,应该是世界科学家特别是中国科学家历史使命。
(二)还老百姓知情权。新冠肺炎是人类首次出现的一种瘟疫,初期人们对它知之不多。在人际传播上,2020年1月1日至11日,有7位医务人员感染病例,但人传人信息没有用于决策上,老百姓更是知之甚少。官方没有广告,百姓不知,信息不对称,人们沉浸在准备过年的氛围中,失掉了三周最佳预防期。于是乎1月18日—22日,武汉举行两会,百步行社区举办万人宴……粉饰出的太平,新冠肺炎病毒是不买账的。
(三)正确对待民间吹哨人。李文亮等8位在微信等自媒体上发布疫情信息,被当做谣言制造者训诫。李文亮因治疗疫病患者感染而去世。张继先按正规渠道上报疫情被官方采纳发布。都是吹哨人,两者命运迥异。李文亮被定为工伤,张继先记大功。我国医疗卫生信息发布制度,应当很好的反思并加以改革。
已亥腊月和庚子春天的武汉疫情还在我们身边迟迟不肯离去,当务之急是落实好中央疫情防治的总体部署安排,打好防疫阻击战和总体战,让疫情早早结束,给老百姓一个安静祥和的生活环境,给国家经济生活创造一个美好的空间。
过完十五应该算过完年了。过完年这么久了,我没有和武汉的周总编联系,我知道他们肯定很忙乱。老邱和我们一样继续宅在家里,想必他一定很思念仍然也是宅在武汉盘龙城家里的孙、子吧。不过还好,我们都好,大家都好。听说河堤边的迎春花都开了,春天的脚步是挡不住的,她总会翩然而来……
 
 
 
         

Tags:

    审核:王辛石     责任编辑:陈燕     编辑: 刘艳芹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9016449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