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陕西省水利厅
日期: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秦水文化

我站在秋天仰望天穹

0
来源: 刘 驰 军     发布时间:2019-11-18 15:11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秋风,微寒。

      草叶尖的霜露在一丝微茫的光隙下闪亮。尚无红艳的霜叶在秋风里燃烧,高调地宣示对秋天的占有。一丛小小的野菊花羞怯地躲在将枯的草中,三两只喜鹊从干涸的河床跃起,飞腾至路边的一丛矮枝。小路向北一直伸展,伸向或然未知的荒芜。

      极目远眺,我想看清眼前的一切。徜徉终南脚下,却始终无法看见山的轮廓。树凋窗有日,天空居然有红日,被苍茫遮掩着,透过厚积的浮尘,只露出微弱的光芒,照耀着远处白色的圆顶建筑物。在周遭猕猴桃园的围攻下,白色的圆顶愈显怪异。有人告示,那突兀的建筑就是父亲的农场。

      渺渺寒流广,苍苍秋雨晦。这个季节,连绵不断的冷雨,把秋天隔离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时光,艳阳不过作为点缀穿梭其中罢了。抬头望那一隙光照,忽有片刻的恍惚。

      人们常说“人死如灯灭”,可灯火燃烧时,那温暖光晕下的剪影,却值得后来的人用余生去回味。

      九年了,如此恐惧走近。尽管知晓父亲去了天堂,甚而他的骨骸也距此有二十公里,但渐次远去的挽歌似又在空际沉重地回荡起,那突兀的建筑似在秋天的幕布上,被轻轻拭去。我依稀看见荷锄而归的父亲,在清幽的院中侍弄修竹、投喂金鱼、逗弄画眉;或站立假山前,手执毛笔,在水泥地板上抒发感怀,那只老龟随着字迹爬来爬去。

      父亲出生贫苦农家,无论教书育化、入伍戍边、政法公义、乡镇综治,纪检监督,业务皆精进,但咏叹间依然是最本色的悯农情怀,这样的情怀也被我传承至今。各种媒体频发“果业强、果乡美、果农富”的丰收景象:全县栽植猕猴桃43.2万亩,年产53万吨,产值超32亿元。尽管不事稼穑,近几年也因触景伤怀而屏蔽此类信息,但我终要为悲喜人生解禁。闲暇,帮亲戚收购猕猴桃,表妹又在数说这户果子品相差,通过果农黝黑的脸庞,粗糙的双手,父亲当年在农场植作时汗水浸润果子的辛劬,重又浮现眼前,我会对那些农户报之以悲悯:不能按照规格严苛地挑选,计量时也不能谨严地执持于于斤斤两两之守份。我知道,自己无法做一个合格意义上的生意人。对于那些农户,我愿意做最大的妥协,让利与他们。

      庆祝、助力,丰收的喜悦,冲淡悲情。旧有农耕时代的凋零,是否以父亲渐愈消逝的背影为衬托?不知有怎样的答复,就象我难以获知自己的魂灵该安放何处。

     寒衣节,我有一千种理由不在这个日子用一袭黑衣、一掬纸灰来寄托哀思:父亲与我都是喜欢明亮的人,我们依赖阳光,依赖所有的明媚。可彼日,冥冥中有一种按键控制情绪,我又不自觉地转换至伤悲模式。

      长辈们均已进入暮年,看着他们渐次行走向衰微的背影,我无力向时光做挽留的索求,只能把每一次的欢聚当作永恒。与二姑通话,逾八旬的二姑忽诉述父亲去世前一天,她独自在新疆的表姐家中见一身影破门而入,久呼无应答,自此她心慌意乱,急欲终结探亲而归陕。几日归家后,父亲已逝世。按日子推算,父亲是在去世的前一天,魂魄去五千里外的库尔勒向二姑告别。电话那端,二姑轻言细语地叙述,这端默不作声的我,早已泪湿满面。不信鬼神的我,坚信二姑所言,绝非幻象。我以为人是有魂灵的,它不随肉体的腐朽而消逝,我们与父亲血脉相通,魂灵亦然。

     立冬临至,冷雨初访。清晨六时,避嫌墓园道路拥堵的我们,已摸黑进入墓园,成为大片墓区首位祭奠者。在坟头,我玩笑早来祭奠的我们,定然让要强的父母欣喜,且告慰,在经济低迷的今日,奉送的纸钱足够父亲创办实业,满足母亲无忧生存,实现他们的梦想。

      午后,天空已由沉沉的灰色慢慢切换成蓝色,有云朵浮荡。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在雾霾尚未摧毁我们家园之际,我感应到,父亲化做的一抔春泥,正穿越藩篱,化作一束光芒,滋养着我的魂灵。

      我不去想望,从秋到冬,红日映照的那隙微茫,以何种姿态进入我的生命。亦或,我的渴求是在天穹下,仰望彼岸,并站成永恒。
 

Tags:

    审核:王辛石     责任编辑:陈燕     编辑: 刘艳芹
陕西省水利厅-秦水文化
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然后同时按下“Ctrl ”与“Enter ”键,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
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   陕ICP备19016449号
单位地址:西安市尚德路150号   邮 编:710004   网 站 电 话:029-61835268    邮 箱:sxsl_2010@163.com
硬件支持: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